寻龙传说

欢迎来到寻龙传说 网站地图 sitemap
寻龙传说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fifaf.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狗不理回应北京最后门店停业
寻龙传说狗不理回应北京最后门店停业
2021/03/30 来源:寻龙传说
    又是一年满天星。

    就算没有居住在星城,大众也感受到了热闹的氛围。毕竟有机会拿奖的明星粉丝,已经蠢蠢欲动,在网上刷起了屏。

    随后满天星官方,公布了入围的名单。

    《初恋这件小事》、《盗天机》、《战神归来》、《夺金记》、《疯狂的香水》……

    一部部电影,基本在大家预料之中。

    尽管如此,当大家在名单中,看到周牧这个名字的时候,也忍不住感叹。

    《初恋》:

    新晋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服装、最佳摄影,最佳新人。

    《疯狂香水》:

    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道具、最佳音效。

    以上。

    新晋导演、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下,都挂着周牧的名字。当然只是提名,但是拿奖的几率,肯定比其他人大。

    对了,还有《战神归来》。胡英商攒的戏,但是周牧参演了,也得到了最佳男配角提名。

    入选名单的七八部电影。

    一个个名字,基本不会重合的。

    就他反复出现了四次。

    这待遇……

    “超神了。”

    “如果这都不拿奖,肯定是黑幕。”

    “满天星,你们不要学华鼎,会遗臭万年的。”

    “不给周牧奖杯,从此满天星一生黑,抵制到底。”

    周牧的粉丝膨胀了,或者是有人黑装粉,反正到处发表类似的言论,先拉了一波仇恨。

    不过青红文化的反“黑”组,也不是吃干饭的。安抚粉丝,联系网站、论坛,封贴、禁言。

    一个个套餐下来,很快就扭转了风气。

    网上重新变得和谐。

    唯有牧场大本营,许多人憧憬、幻想,如果周牧的提名,全部变成奖杯,该是多么美好的场景。

    这样遐想……

    立即有理智粉站起来泼冷水,“尽管我也希望,周牧大杀四方,站在聚光灯下,笑傲群雄。”

    “但是大家现实一些,其它电影也很有竞争力的。目前为止,把握最大的奖项,无疑是新晋导演奖。”

    “对了,还有最佳男配角……”

    理智粉认真分析,“其实以周牧的演技,特别是在《都市传说1》中的表演,饰演那个变态杀手,谁不印象深刻?所以他去年,拿个最佳男配,也没有什么问题。”

    “偏偏华鼎奖黑幕重重,最佳新人、最佳男配,一个都不给,简直是荒谬可笑。”

    “今年就不同了,周牧火了,大红大紫,谁也不敢再无视他。满天星肯定要汲取华鼎奖的教训,不敢玩什么暗箱操作。甚至于,还有拉拢周牧的意思,所以在新晋导演之外,还给另外给他一个最佳导演的提名。”

    “不过大家应该清楚,这个最佳导演提名……那是表示重视,不意味着他真拿到手上。”

    “毕竟资历上,周牧对比其他人,还差了一筹。更何况角逐最佳导演的电影,有两部是正剧,题材上更讨喜……嗯,就是艺术气息比较浓郁,更讨评委喜欢。”

    “反正最佳影片与最佳导演,估计就是在这两部电影上诞生。周牧能够提名,已经很不错了。”

    “所以新晋导演,与最佳男配角,肯定锁定了。”

    “剩下的最佳原创剧本……”

    理智粉犹豫不决,“这个奖项,或给或不给,五五开。给了是锦上添花,不给也无所谓。”

    “毕竟现在的剧本,大家都清楚不是一个人编写的,而是一群人分工合作,慢慢打磨成型。”

    “《疯狂的香水》也不例外,除了周牧以外,还挂了崔吉工作室的名字,说明这是集体创作的结晶。这奖杯拿了,不是周牧的个人荣誉,而是集体的收获。”

    “总而言之,大家多关注颁奖典礼,看看我预言错了没。”

    ……

    酒店,豪华套房。

    周牧拿着平板,看完了一篇推测文章,忍不住开小号,给对方占了一个赞。

    他也觉得,新晋导演与最佳男配,几率最大。

    最佳导演,纯粹是陪跑。

    至于原创剧本……

    有一说一,晏慎《盗天机》,这电影的剧情,还是比较复杂的,环环相扣,在结局的时候,经历了两个反转,才最终揭露真相,让大家骇然吃惊。

    这是剧本的巧妙设置,拿奖的几率不小。

    在周牧研究对手的时候。

    咔嚓一声,房门打开了,传来叶子衿软绵绵的声音,“师兄,我们来了……”

    周牧闻声看去,发现不仅是叶子衿来了,还有杨红等人。

    他顿时把平板放下,笑着起身相迎,“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小影后来了。”

    叶子衿欢乐的小脸,顿时变得羞涩,“师兄,你不要笑话我,大家都清楚,我根本拿不了奖。”

    “谁说的……”

    周牧一顿,在叶子衿期盼的目光下,继续说道:“现在拿不了奖,不代表以后……一定能够拿奖。”

    “嗯?”

    叶子衿眨眨眼,也反应过来了,在其他人轻笑中,好像一头小鹿撞向了周牧,张牙舞爪。

    闹了片刻,杨红才制止了两人的“战争”。

    “你啊……”

    一群人坐下,自然有人忙着烧水泡茶,杨红坐享其成,指头虚点了点周牧,最终摇头道:“算了,懒得骂你。不跟你置气,我还能多活几年。”

    “红姐肯定是长命百岁的。”

    周牧轻笑道:“你肯定活得比我久,如果我惹你生气了,你都记在小本子上。到时候给我上香,你朝我坟头吐口水,再踩两脚,一一报复回来。”

    “……呸!”

    杨红翻起了白眼。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周牧挂了就死远点儿,不要在她面前碍眼。

    “哈哈。”

    周牧才想说话。

    冷不防,门铃响了。

    一个人连忙去开口,发现是葛昀来了。他十分的兴奋,进门就认真鞠躬,感觉周牧的提携。

    因为在《初恋》中,提名最佳新人的,就是葛昀。其实最佳新人中,除了葛昀以外,还有叶子衿的名字。

    葛昀心里也清楚,他未必能够拿奖。但是对他来说,提名就是胜利。这不是表示谦逊的客套话,而是一个事实。

    偶像的天花板,很容易到顶。

    如果不能及时转型,路子肯定越来越

    窄。娱乐圈竞争激烈,换代非常快。三五年之后,谁还认得他?

    他是幸运的,遇到了周牧。

    一部青春片,让他有了代表作。这一年多来,也接演了不少影视剧,尽管质量良莠不齐,却刷足了脸。最起码现在,他理直气壮说自己是演员,也没人较真反驳。

    饮水思源。

    鞠躬算什么,如果可以的话。

    他还想跪下来抱大腿呢。

    随着葛昀的到来,房间又热闹了几分。没过多久,大熊、阿南、米丽也来了……

    这只是开始。

    毕竟两部电影,两个剧组,不同的明星演员。

    颁奖在即,一群人又重新汇聚在一起,抵达了星城第一件事情,当然是来拜码头啊。

    在挂名的制片人许青柠不在的情况下。

    周牧就是最大的山头。

    更何况,大家眼睛不瞎,绝对不会忽略,现在的购票软件上,票房排名第一的电影,到底是出自谁之手。

    三十三亿!

    嗬!

    跪了。

    不少人自诩见过世面,不是乡下土包子,但是真没接拍过票房超过三十亿的电影。

    不对,有人拍过……

    一些人目光,在古德白、岑林身上打转。古德白就算了,周牧的助理出身,平时鞍前马后,大家羡慕不来。

    岑林呢,小白胖子,区区影评人,被周牧看中,接连参演了《疯狂的香水》、《三笑》两部电影,然后红了。

    小红也是红呀,公众号五百万的关注量,可没什么水分。

    平时接个广告,要价十万不算夸张。

    嫉妒啊。

    有了这个先例在,谁不想在周牧跟前多露脸,指不定被他相中,邀约自己参演他下部电影,然后一飞冲天……

    哈哈哈哈!

    一些人抹嘴角,眼神飘忽。

    白日梦,美滴很!

    ……

    喧闹的声音,就算有房门、墙壁的阻隔,也透过了缝隙,抵达到了附近的房间。

    “怎么这样闹?”

    同样豪华的套间,有人蹙起了秀眉,“谁住在隔壁,不知道遵守一下公共秩序吗?”

    “去看看……”

    一个人挥手,打发随从出门探查。

    片刻,随从回来汇报。

    “周牧……”

    那人笑了,眼神却有几分忧郁,好像在放电,不自觉散发特别的魅力。

    坐在他对边,是个三十多岁的少妇,一脸精明干练之色,却也有些抵挡不了这该死的电光,有点酥痒。

    “晏哥!”

    一会儿,少妇稳定了心神,嗔怪道:“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对着我笑,你总记不住……”

    晏慎又笑,眼神透着真诚,“对不起。”

    “……哎,算了。”

    少妇自嘲,“这样的好事,你的粉丝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我轻松享受到了,还在报怨……她们肯定恨不能掐死我。”

    “不会的……”

    晏慎认真道:“我的粉丝,非常可爱,不会这样暴力。”

    “呵!”

    少妇不想探讨这个问题。她眸光一转看向了墙壁,视线好像要穿透房间,抵达隔壁似的,“晏哥,这个周牧……要上位的节奏,非常明显啊。”

    “嗯!”

    晏慎微笑道:“去年录制综艺节目,我们打过交道,他人不错,知道我不怎么适应节目的节奏,也没有故意压制我,反而让着我,让我有表现的时机。”

    “压制你?”

    少妇笑了,冷嘲道:“那是他聪明,真正的聪明,更没有聪明反被聪明误。不然他就会明白,压制一个巨星究竟是什么下场。”

    晏慎笑了笑。

    有什么下场,他并不清楚。

    反正这些事情,都是他的团队处理。

    一些对他耍了小心机,看他好脾气想蹬鼻子上脸,妄想“压制”巨星的风头,趁机上位的人,现在基本看不到他们的消息。可能是他们厌倦了娱乐圈的纷乱,急流勇退改行了吧?

    这也是好事。

    “不过……”

    少妇又说道:“这个周牧,他要走的路线,基本与你不重合。人家是自编自导自演,三位一体……再下一步,或许就是四位一体,连制片人也一手抓,成为绝对的核心。”

    晏慎点头。

    这也正常,像他与胡英商,别看不是导演、编剧,但是在成为巨星之后,每部电影都要挂着制片人的头衔,导演、编剧根本压不住他们,本质上是他们的工具人。

    听话就继续合作,不听话就换一个听话的。

    所以……

    当周牧拥有这样的大权。

    就意味着……

    晏慎忧郁的眼神,微微闪过一抹异色。

    “要不要过去,跟他打个招呼?”少妇提议道:“就好像胡英商一样,结一个善缘。”

    路线不重合,就意味着发生冲突的几率少。

    没矛盾,就可以合作嘛。

    现在市场诡谲,只要是消息不闭塞的人,多少嗅到了一些风雨欲来的味道。

    一些大资本,不甘心居于幕后操控了,干脆亲自下海。

    表面上,行业还算平静,变动不大。

    但是知情人心里有数,暗里地惨烈的厮杀,也让他们这些路人心惊胆战。最可怕的是,这些大资本眼中,没有路人的存在,一直想方设法逼迫他们站队。

    骑墙派,左右逢源,两面讨好?

    不存在的……

    世道艰难啊,或许可以抱团取暖?

    少妇的提议,让晏慎轻轻摇头,起身道:“有机会再说,花奈约我去吃饭,时间差不多了,走!”

    “……晏哥!”

    少妇沉默了片刻,小心翼翼提醒,“你比她大二十多岁呢。”

    晏慎一怔,旋即笑骂,“你瞎想什么呢?我不早跟你说过么,花奈是我朋友的小辈,对方托我照应一二,我不好拒绝。”

    “真是的……”

    晏慎摇头,罕见的吐槽,“你有这心情胡思乱想,不如去帮我拉一拉票。”

    少妇精神一振,“晏哥你想拿满天星三冠影帝?这个没问题呀,你上次拿奖,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情,隔了这么长时间,评委肯定会卖你面子。”

    “我的意思是,帮我给花奈,拉一拉最佳新人的票。”晏慎摆手道:“至于我就算了,今年的影帝,非林老师莫属。”

    “……也是!”

      <code id='7d7bf'></code><style id='acd97'></style>
    • <acronym id='7f8ad'></acronym>
      <center id='094ef'><center id='3f212'><tfoot id='04d2c'></tfoot></center><abbr id='3a5c8'><dir id='03824'><tfoot id='99858'></tfoot><noframes id='8bf36'>

    • <optgroup id='9372b'><strike id='d76c9'><sup id='239ed'></sup></strike><code id='45b62'></code></optgroup>
        1. <b id='f01b1'><label id='b73ec'><select id='81031'><dt id='d0eee'><span id='dca5c'></span></dt></select></label></b><u id='50bb0'></u>
          <i id='84c40'><strike id='32500'><tt id='5421b'><pre id='7c252'></pre></tt></strike></i>

              <code id='d0c27'></code><style id='d4a82'></style>
            • <acronym id='3fa5f'></acronym>
              <center id='56cff'><center id='3d78f'><tfoot id='25085'></tfoot></center><abbr id='2abc8'><dir id='f2979'><tfoot id='54d3d'></tfoot><noframes id='1a903'>

            • <optgroup id='849ff'><strike id='b4eed'><sup id='3573d'></sup></strike><code id='bc2cd'></code></optgroup>
                1. <b id='4cf23'><label id='829dd'><select id='c03a5'><dt id='e9bf5'><span id='8ff2c'></span></dt></select></label></b><u id='0cc95'></u>
                  <i id='f1aff'><strike id='0c891'><tt id='98823'><pre id='5f04b'></pre></tt></strike></i>

                      <code id='076ea'></code><style id='26f66'></style>
                    • <acronym id='521f7'></acronym>
                      <center id='0285a'><center id='ef890'><tfoot id='cfdfb'></tfoot></center><abbr id='4f22e'><dir id='85632'><tfoot id='2942c'></tfoot><noframes id='0c6c3'>

                    • <optgroup id='ec0fd'><strike id='bec7b'><sup id='a69cc'></sup></strike><code id='abb8c'></code></optgroup>
                        1. <b id='91888'><label id='8fb32'><select id='3319f'><dt id='6df22'><span id='a3653'></span></dt></select></label></b><u id='4c782'></u>
                          <i id='55a6a'><strike id='46ec6'><tt id='fc940'><pre id='3657c'></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