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龙传说

欢迎来到寻龙传说 网站地图 sitemap
寻龙传说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fifaf.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狗不理回应北京最后门店停业
寻龙传说狗不理回应北京最后门店停业
2021/03/30 来源:寻龙传说
    有些位置,看起来很风光,实际上处在其中,则是要承受很多常人所无法看见的刀光剑影,可能时时刻刻都会有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就像是萨拉现在所面对的情况,便是如此。

    她说不上为什么,有一点点不安心。

    哪怕手底下的高手有好几个,哪怕都已经提前布置到位了,可是,萨拉知道,这是她彻底熄灭家族反抗之火的最后一战,而她的敌人,也将祭出最强力量。

    而且,这一次,萨拉并不想要依靠苏锐来完成这次防御。

    她似乎想要在那个男人面前证明一些事情。

    就连萨拉自己也说不清要证明什么,难道说,是证明自己能力还可以,不比格莉丝要差吗?

    一想到这一点,萨拉就控制不住地露出了自嘲地苦笑。

    她还是头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这般妄自菲薄。

    说实话,这的确不是萨拉的状态,也许,喜欢一个人,就会控制不住地流露出类似的感觉吧。

    当然,与此同时,危险也在逼近。

    那个身穿白大褂的杀手,已经来到了萨拉所在的楼层。

    来来往往的医生和护士们都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多了一个戴着口罩的陌生同事。

    他的手里拿着一份蓝色文件夹,看起来是要查房。

    “苏锐已经离开了,没有了黑暗世界的保护,你就是待宰的羔羊。”这个杀手轻轻地说了一句。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他就是曾经被国际刑警通缉的著名东欧杀手,苏罗尔科。

    几乎没有人见过他的样子,从来都是跟雇主线上交易,曾经因为成功刺杀白乌兰副总统而一战成名。

    当然,当法耶特的竞选丑闻爆出来的时候,也有人把这起暗杀竞选对手的案件归到这个苏罗尔科的身上,只不过一直没有实锤。

    总之,这个苏罗尔科所接的单子,目标对象以政客为主,当然,这只是拿钱办事,和所谓的杀富济贫没有半点关系。

    但比较可怕的是,他从来没有失手过,哪怕他的目标人物有着重重保护,也仍旧可以来去自如,这一点真的很不容易。

    这个苏罗尔科一般是一年才接一单而已,平日里神出鬼没,不见踪影,当然,他的全胜战绩,也和其会挑选任务有关。

    比如……若是让苏罗尔科去刺杀太阳神阿波罗,抑或是神王宙斯,他就铁定不会干。

    所以,他才会对雇主说,要在阿波罗离开之后才动手。

    其实,这个苏罗尔科,对于此次任务,压根就没重视。

    如果不是金主的开价实在是太高了,让他可以直接挥霍好几年的,这苏罗尔科就不会接下这么没有挑战性的单子了。

    然而,之前的全胜战绩,使得苏罗尔科的信心无限膨胀了起来,在行动之前该做的调查虽然也做了,但却没有以往详细。

    而且,对于幕后金主所做的“双保险”行为,苏罗尔科非常不满。

    这是对他能力的不信任,更近似于一种侮辱了。

    所以,苏罗尔科决定,在杀死萨拉之后,也要送金主派来的另外一个杀手下地狱。

    然而,如果苏罗尔科知道来者是谁的话,就会意识到,这绝对不是个明

    智的决定。

    他在缓缓逼近萨拉所在的房间。

    而楼顶上,那个身负双刀的白衣身影仍旧静静站着,他的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光。

    当然,这只是一种视觉效果上的错觉而已,可能和此人的功法有关,可是,这说明,这个神秘强者的实力,已经臻入化境了。

    苏锐这时候给萨拉发了一条信息。

    内容是“要聪明一点,以身作饵是最傻的办法。”

    萨拉见状,轻轻笑了笑,不置可否地回复道:“这种能被别人关心的感觉可真的很好呢。”

    苏锐看到了回复,便知道萨拉究竟要做什么了,他其实挺相信萨拉本身的能力的,但是对她的做法,并不是特别的支持。

    “不管怎么样,安全第一。”苏锐说道。

    他为了不打草惊蛇,暂时没有上楼。

    而那出租车司机看着苏锐的样子,似乎是觉得自己发现了大秘密一般,笑了笑,压低了声音,问道:“嗨,兄弟,你是国际刑警吗?”

    苏锐闻言,咧嘴一笑:“不,不是国际刑警。”

    “那你肯定是执行任务的特工了。”这个出租车司机一下子兴奋了起来,苏锐的否认,在他看来,就是变相的承认。

    对此,苏锐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这样会分散我注意力的。”

    “好好好!我全力配合你!”这个司机兴奋地不得了,被苏锐瞪了一眼,他却根本没有半点郁闷的情形,还以为真的遇到了电影里的刺激情节呢。

    殊不知,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可能比电影里的画面要血腥很多。

    …………

    萨拉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苏锐的手机短信,俏脸之上的笑容就一直没收起来。

    而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正站在房间里,看着大小姐的表情,他们都感觉到有点意外。

    这几年,什么时候见到萨拉小姐对别的男子流露出如此态度?这明显就是一个坠入爱河的小女儿啊。

    “查房。”这时候,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推门进来了。

    那两个高大保镖立刻转过身,挡在了前方。

    这个医生,自然就是苏罗尔科了,他轻轻一笑:“二位,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还不是医生查房时间,你是谁?”

    这个保镖十分警惕,直接掏出了一把手枪,顶在了这苏罗尔科的胸口上!

    而这个时候,萨拉已经扭头看了过来。

    她赫然看到,这个医生抬起头,对她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微笑表明,此人非常淡定,压根没有即将被萨拉的手下打死的觉悟。

    “离开这里,不然我就开枪了!”这个保镖喊道。

    他似乎是不想当着自家小姐的面杀人。

    苏罗尔科摇了摇头,打开了手里的文件夹。

    在这里面,没有任何的文件,而是装着好几把手术刀。

    那刀锋之上反射着刺眼的寒芒!

    这个保镖大呼不妙,刚想扣动扳机,却忽然看到,那文件夹里,已经少了一把刀!

    苏罗尔科的手速简直难以置信,他的手拂过了文件夹,取出了一把刀,随后,这

    把刀便出现在了那保镖的喉咙旁边了!

    紧接着,刀锋贴在了那保镖的喉咙上,狠狠一划拉!

    一道血光随之飚出,溅射在了医院的白墙上!

    萨拉是真的以身作饵,她想要尽快结束这一切,但是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如此之强。

    她的手轻轻一抖,不过并没有任何的慌乱,只是眸间出现了一线清晰的不忍之色。

    而这时候,这苏罗尔科陡然踹出了一脚,正好命中了另外一名保镖的胸膛。

    后者直接跌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萨拉的床边!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了几声之后,吐了一大口血,当场昏死了过去!

    苏罗尔科把门反锁了,他微笑着看着靠坐在病床上的萨拉,说道:“萨拉小姐,能够见到你,我很开心。”

    马上就要赚一大笔钱了,能不开心吗?

    萨拉轻轻摇了摇头,问道:“我能知道,金主是谁吗?”

    “很抱歉,这是我们的行规,如果我把金主是谁告诉你的话,就会严重的违背了我的职业道德了。”

    “真看不出来,你竟然还有这种东西。”萨拉说道。

    她的声音平静,从中似乎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没有害怕,没有惊恐,甚至,让苏罗尔科有点失望的是,他甚至都没有感受到萨拉有一丁点想要逃离的意思。

    “每一行都有行规,杀手行业同样如此。”苏罗尔科问道:“当然,见到萨拉小姐如此漂亮,我会网开一面。”

    萨拉说道:“你会放过我?”

    “不,我会把死亡的主动权交到你的手里。”苏罗尔科面露残忍之色,说道:“你可以选择怎么死,你可以选择被刀子穿透心脏,也可以选择被我拧断脖子,或者,选择临死前享受最后的欢愉。”

    这个杀手,其实是个变态啊。

    萨拉轻轻的摇了摇头,苏罗尔科的话让她泛起阵阵恶心的感觉,就连两条小臂上也开始冒出了鸡皮疙瘩。

    “你开始紧张了。”苏罗尔科露出了微笑。

    他忽然很想好好戏弄一下这个已经掉进陷阱里的小绵羊。

    “我的紧张,和恐惧无关。”萨拉说着,抬起头来,声音平静:“苏罗尔科先生,很遗憾,在这里见到了你。”

    这一下,轮到苏罗尔科震惊了!

    “你竟然知道是我?”

    作为杀手,最重要的就是隐匿自己的身份!

    而当自己的身份暴露的时候,那就意味着目标人物可能早有准备!

    “打听出这个消息来并不算难。”萨拉说道:“而且,这里是欧洲,距离苏罗尔科先生的家乡真的很近,请你出手,是最合适的选择,如果换做是我的话,也会这么干。”

    萨拉的推断极为准确,苏罗尔科闻言,咧嘴一笑:“真的很可惜,这么聪明的女人,就要死在我的面前了。”

    “我们不妨做个交换吧。”萨拉说道。

    “什么交换?”

    “我出双倍的价格,你告诉我谁要杀我。”萨拉说道:“我们双赢,如何?”

    “我说过,这有违我的职业道德。”

    苏罗尔科说罢,已经大步来到了病床前面,脸上已然露出了狰狞笑意!

      <code id='f8f3e'></code><style id='488c8'></style>
    • <acronym id='61845'></acronym>
      <center id='3cc06'><center id='f5ca8'><tfoot id='1d2cd'></tfoot></center><abbr id='d8480'><dir id='aceae'><tfoot id='8f05f'></tfoot><noframes id='a86a2'>

    • <optgroup id='29c6e'><strike id='e743f'><sup id='011a2'></sup></strike><code id='8e1fe'></code></optgroup>
        1. <b id='83b8f'><label id='22735'><select id='3bf7c'><dt id='4df24'><span id='3420f'></span></dt></select></label></b><u id='ef78c'></u>
          <i id='cbe31'><strike id='cde36'><tt id='7ed49'><pre id='4b4c3'></pre></tt></strike></i>

              <code id='bdb31'></code><style id='c7697'></style>
            • <acronym id='4c0d2'></acronym>
              <center id='b30ca'><center id='c2ed0'><tfoot id='0d777'></tfoot></center><abbr id='b5aaf'><dir id='81fc7'><tfoot id='c94db'></tfoot><noframes id='044cc'>

            • <optgroup id='c98fc'><strike id='b07ba'><sup id='cd3e7'></sup></strike><code id='aa39b'></code></optgroup>
                1. <b id='50c90'><label id='07ae7'><select id='bcbc8'><dt id='7bebc'><span id='047a0'></span></dt></select></label></b><u id='e1995'></u>
                  <i id='40545'><strike id='55f5e'><tt id='ad83c'><pre id='71cf9'></pre></tt></strike></i>

                      <code id='525da'></code><style id='13761'></style>
                    • <acronym id='7401b'></acronym>
                      <center id='3b88a'><center id='b3b6a'><tfoot id='665f0'></tfoot></center><abbr id='3abd6'><dir id='b145d'><tfoot id='1fb74'></tfoot><noframes id='d73ee'>

                    • <optgroup id='e6bc3'><strike id='5e8e1'><sup id='cc303'></sup></strike><code id='eb6f5'></code></optgroup>
                        1. <b id='bc3f8'><label id='dba3b'><select id='b1f71'><dt id='beffe'><span id='d6a8d'></span></dt></select></label></b><u id='7e727'></u>
                          <i id='b88da'><strike id='1a564'><tt id='75f7f'><pre id='434aa'></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