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龙传说

欢迎来到寻龙传说 网站地图 sitemap
寻龙传说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fifaf.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狗不理回应北京最后门店停业
寻龙传说狗不理回应北京最后门店停业
2021/03/30 来源:寻龙传说
    “阿拜是哈萨克斯坦非常有名的一位诗人。”

    艾琳娜毫不犹豫的说道,“你知道的,哈萨的文化在曾经的苏联境内认同度还是比较高的,其中阿拜的诗歌就是最突出的代表,我在小的时候都还学过他的诗。”

    “我们也学过”

    大伊万两口子异口同声的说道,甚至连阿萨克都附和着举手,“我也学过,虽然在加入俱乐部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哈萨克斯坦在什么地方,但是那首《心灵的鹰》我现在多还记得。”

    合着这就是位哈萨克斯坦的李白呗?石泉按着自己的脑回路强行类比。

    大伊万拔出刺刀试着抠动那块一米多长的青石条,可惜这块青石和周围上下结合的异常紧密,根本不像里面藏着东西的样子,“就算我们发现了这句诗又有什么用?”

    “确实是这样”

    娜莎赞同道,“哈萨克斯坦隐藏着另一条线索这我们早就知道,但仅仅这么一句诗可根本不够,而且它出现在这里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不对!”

    大伊万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朝娜莎摆摆手,“别说话,先别说话。”

    地下室里陷入了安静,石泉见大伊万一副神游物外的样子,悄然起身钻出了竖井静静的等待。

    时间过了足足五六分钟,大伊万抬起头,肯定的说道,“也许这是个阴谋”

    “阴谋?”

    “杀死高尔察克次子的阴谋。”大伊万用手上的刺刀轻轻敲打着青石上的字迹,“这句诗是用来杀人的!”

    “高尔察克次子不就是你”石泉斟酌着字句,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高尔察克除了正式妻子索菲娅之外,还有以为叫做安娜的情人,是当时俄国有名的女诗人。那位女诗人同样给他生下了一个儿子名字叫做瓦洛加。”

    大伊万走出竖井,指着自己继续解释道,“而我的曾祖父是高尔察克将军和那位波兰探险家切尔斯基女儿的后代。甚至在我出生以前,我的父亲都还在用切尔斯基当作姓氏,知道苏联解体,我们一家才改回高尔察克。这也是我们一家能活到今天,以及我一直对所谓的高尔察克家族没多少认同感的原因。”

    除了娜莎之外的众人面面相觑,这可真是个大瓜,石泉虽然早就听安德烈讲过这两个家族的故事,也知道大伊万身上有两位极地探险家的血统,但却从来不知道那位高尔察克将军竟然这么“渣男”。

    “这句诗是用来杀人的又是什么意思?”娜莎追问道,这个问题是所有人都好奇的,但也就她比较适合问出来。

    大伊万先是瞟了眼包工头老张,后者回过神儿来,笑呵呵的带着工人干脆的离开了地下室。等到头顶传来咸鱼和老张打招呼的声音,大伊万这才一屁股坐在阴凉的青石台阶上,压低了声音说道,“还记我刚刚说的那位瓦洛加吧?高尔察克将军和俄国女诗人安娜的孩子。”

    见众人配合的点点头,大伊万继续说道,“那位瓦洛加继承了他父亲的样貌以及属于他母亲的诗人气质,在当时是个小有名气的青年艺术家。

    但恰恰是因为太出名了,他们母子既不像那位长子一样和母亲及时的躲到巴黎,也没有像切尔斯基的女儿一样带着刚刚出生的孩子投靠托尔男爵的后裔隐姓埋名,反而借着高尔察克的名头吸引了不少眼球。

    后来在高尔察克将军死后不久,安娜和她的孩子瓦洛加就被关进了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卡拉干达劳动矫正营,这母子俩甚至都没能坚持到二战开战就在1938年的时候被处决了,连死法都和高尔察克将军一模一样。”

    “这件事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石泉调侃道,“嘴上说着不在乎。但脑子却很诚实。”

    “我当然记得清楚。”

    大伊万掏出包烟给周围散了一圈,“从我上小学的时候,我的父亲就拿这件事当作例子教育我怎样韬光养晦低调做人,雷子,我这两个成语没用错吧?”

    “没用错”何天雷哭笑不得的应道。

    大伊万拍打着身边的青石台阶,“相比来自高尔察克将军的血脉,理智和清醒才是我们家时代传承的东西,否则的话我的父亲不可能在内务部爬到那么高的位置。如果不是因为足够理智和清醒,也许我现在大小也是个为联邦政府服务的雇员了。”

    “一代从政一代经商?”

    “差不多就是这样”

    娜莎替大伊万回答了石泉的问题,“不止高尔察克家族,就连托尔家族也一样,只不过到了我和大伊万这里,我们都对从政没有任何兴趣,这也是当初我爸爸不愿意我和大伊万在一起的主要原因。”

    果然苟才是长久之道石泉暗叹,大伊万他们这一支儿能活到今天靠的还真就不是运气!

    听完了大伊万家的故事,话题又转到那句诗上。只听大伊万继续说道,“虽然目前还不确定到底是不是那位长子布置的这一切,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做好了各种准备。

    想想看,万一当时的气卡真的发现了这里,同时也发现了这句诗,在当时的大环境背景下,他们首先想到的肯定是女诗人安娜和她的儿子瓦洛加。

    在一百多吨黄金的诱惑下,那些矫正营里的变态恐怕能把他们母子这一辈子说过的话全都问出来。到时候就算找不到黄金,他们也别想活下来!”

    众人闻言不由的打了个哆嗦,这步步为营机关算尽的手段就算扔到华夏那些后宫剧里估计都能轻轻松松活到大结局!

    阴凉安静的地下室里,石泉在沉默片刻后分析道,“如果你的猜测是正确的,也就是说,这里至少是在1938年,安娜母子被处决之前布置好的?”

    “也许还可以把时间再精确一点儿”

    大伊万站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卡拉干达劳动矫正营在1930年就建成了,安娜母子是那里的第一批客人。再考虑到想查到他们母子的关押位置需要消耗的时间,几乎可以肯定,这里和卡门卡城堡那里的布置应该都是在1930年到1938年这段时间里的完成的。”

    “那座矫正营是什么时候关闭的?”艾琳娜追问道。

    “1959年”

    大伊万声音稍大了些,“从1930年到1959年的这段时间,那里一直是整个苏联规模最大的几座劳动矫正营之一。”

    “我们还忽略了一个线索”

    石泉灵光一现,“还记得在黑溪镇高尔察克石棺里发现的那个锡盒吗?那位长子的信里说会留下高尔察克的勤务官古洛夫一家照看陵墓。你们觉得那会不会同样是条线索?”

    大伊万停下脚步转过身,“什么意思?”

    “我觉得有必要查一查这位古洛夫,说不定能在他身上找到相关的线索。”

    石泉掐灭烟头,组织了一番语言分析道,“假设下,气卡不,当时也许已经改名叫格别乌了。不过叫什么,当他们找到了那座石棺之后,如果想继续找那些黄金肯定会来摩尔多瓦搜查卡门卡葡萄酒庄,但是能不能找到我们脚下的这座地下室却要打个问号。或者他们干脆放弃不找呢?

    既然但是那位布置了这一切的人想要杀死安娜母子,哪怕只是顺手借刀杀人,也绝对会留下足够多的线索,如此分析的话,线索也就只能出现在那位勤务官古洛夫的身上!”

    “我现在就给我父亲(爸爸)打电话”大伊万两口子异口同声的说道,随后加快脚步跑出了地下室。

    石泉揽着艾琳娜紧随其后,当阳光重新给身体带来一丝暖意的时候,他也不慌不忙的掏出手机打给了瓦列莉亚。

    “老板和大伊万都是变态吧?”刘小野喃喃自语的嘀咕了道,“只不过是一句诗而已,就让他们分析出来这么多?”

    “做什么都要靠脑子的”

    一直默不作声的阿萨克闷声闷气的说道,“在北极圈里,最厉害的狼王仅靠两只鼻孔就能抓到驯鹿,而最好的猎人只用一双眼睛就能让狼群在极夜里比太阳都显眼。”

    “所以别看咱们这一路上顺风顺水的找到这么多东西,都是靠这些蛛丝马迹一点点拼凑出来的。当初我刚入伙的时候以为有把铲子就行呢,可是做的越久发现这一行水越深。”

    “那你还天天摆弄那些橡皮泥不看书学习?”刘小野抱怨道。

    “那是塑胶炸药,可不是什么橡皮泥。”何天雷哭笑不得,“所谓术业有专攻,情报分析工作靠泉子他们就行了,我只要把爆炸物安排明白就够了。大家都回去做准备吧,我估计要不了多久咱们就该出发了。”

    “又要出发?”

    一直抱着枪蹲在楼梯口边缘那块半成品大石球上的咸鱼也顾不得听这几个人拍老板马屁了,“接下来我们去哪?我这儿刚把周围的情况摸清楚怎么又要出发?”

    阿萨克张开双臂,任由同样在在石头上晒太阳的三只猫跳到自己的肩膀上,“不出意外的话去哈萨克斯坦。”

      <code id='6c9fc'></code><style id='8d7b0'></style>
    • <acronym id='51085'></acronym>
      <center id='0b11d'><center id='34922'><tfoot id='90a5a'></tfoot></center><abbr id='0b8b4'><dir id='1599b'><tfoot id='8a75f'></tfoot><noframes id='c4eb3'>

    • <optgroup id='2f02b'><strike id='bca12'><sup id='8b6a9'></sup></strike><code id='e4161'></code></optgroup>
        1. <b id='52b38'><label id='d410f'><select id='8e554'><dt id='eb675'><span id='26d6e'></span></dt></select></label></b><u id='431d2'></u>
          <i id='cc04a'><strike id='6e253'><tt id='52370'><pre id='c7401'></pre></tt></strike></i>

              <code id='acece'></code><style id='8288d'></style>
            • <acronym id='a84c1'></acronym>
              <center id='edc4e'><center id='b87b5'><tfoot id='a725c'></tfoot></center><abbr id='13ed8'><dir id='d3fc5'><tfoot id='6e55d'></tfoot><noframes id='f8ff7'>

            • <optgroup id='5465f'><strike id='957fb'><sup id='61940'></sup></strike><code id='75100'></code></optgroup>
                1. <b id='6e696'><label id='ec353'><select id='4a176'><dt id='6da97'><span id='c8c11'></span></dt></select></label></b><u id='e87e3'></u>
                  <i id='2996c'><strike id='1f6ff'><tt id='ddc0e'><pre id='dd5b9'></pre></tt></strike></i>

                      <code id='cc999'></code><style id='883b8'></style>
                    • <acronym id='38572'></acronym>
                      <center id='9691e'><center id='316b3'><tfoot id='786af'></tfoot></center><abbr id='b411c'><dir id='e1b3a'><tfoot id='50330'></tfoot><noframes id='800c3'>

                    • <optgroup id='d1e47'><strike id='82422'><sup id='34c7b'></sup></strike><code id='d20b1'></code></optgroup>
                        1. <b id='fba4a'><label id='fc468'><select id='391e8'><dt id='e5944'><span id='30e2e'></span></dt></select></label></b><u id='84930'></u>
                          <i id='0561e'><strike id='a88e1'><tt id='186b8'><pre id='3e641'></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