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龙传说

欢迎来到寻龙传说 网站地图 sitemap
寻龙传说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fifaf.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狗不理回应北京最后门店停业
寻龙传说狗不理回应北京最后门店停业
2021/03/30 来源:寻龙传说
    炎夏西北部的山区就像个原始地区,没有公路,没有汽车,连人影也少见。

    在群山环绕之间,坐落着一间孤零零的草房。草房外的空地种着不少草药,药香四溢。

    草房内空间不大,只有一张床和书桌,书桌上摆满了书籍和各种草纸。

    此时,床上躺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他双眼紧闭,面色安详。

    一位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坐在床边。

    “小夏,我真羡慕你啊,才活了八十一年,就可以安然逝去。”方羽看着床上刚刚去世不久的老者,面带微笑地自语道。

    “唉,我就惨了,不知道还要活多少年才是个头。”方羽叹了口气,眼神中有痛苦,更多的是无奈。

    从他踏入修炼之路开始,至今已将近五千年。

    这段漫长的岁月里,方羽无法死去,境界也始终无法再往前一步。

    修炼了将近五千年的他,仍然还在炼气期!

    没错,炼气期!修炼之路最基础的境界!

    按照严格标准,炼气期甚至不能算是一个境界,只能算是一个炼体的时期。

    只有筑基之后,才能真正算踏入修仙之路。

    但方羽,偏偏就一直卡在炼气期这个阶段,死活无法前进一步。

    几千年来,筑基丹他都吞了上万颗,却一点作用都没有。

    前一千年的时候,方羽的师父还安慰他,说是因为他的灵根比任何人都要强大,所以才要在炼气期待久一点。

    但一千年过去了,方羽仍然无法突破到筑基期。

    这时候,他师父也觉得是不是搞错了,方羽其实只是一个毫无灵根的凡人?

    可是一介凡人,怎么可能活上千年,连衰老的迹象都没有?

    后来,方羽的师父渡劫成功,飞升成仙,离开了地球。

    在那以后,就再没有人关心方羽的境界。

    随着时间的流逝,地球上的灵气资源越来越稀薄。

    如今的地球,即便方羽能突破境界,也注定无法渡劫成仙。

    但方羽也从未想过要渡劫成仙,他只想突破这该死的炼气期!

    这是他的执念。

    到今天,他已经修炼到炼气期第九千八百三十二层。而一般的修士,只要修炼到十二层,就能够突破到筑基期。

    一想到修炼的事,方羽心情就有点郁闷。

    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看着书桌上那些写满了各种药方的草纸。

    “早知道你会成为这么一个药痴,当年就不该教你医术!”方羽轻轻摇头,无奈道。

    依照小夏的遗愿,他要把这些药方整理好带走。

    他才刚开始整理没多久,就听到了一些嘈杂的脚步声,立即抬起头,看向草房窗外的一个方向。

    小夏都把草房建在这种地方了,居然还能被人找到?

    方羽微微皱眉。

    过了十分钟,一行人来到草房前。

    一共七人,其中有两名年轻男女,一名坐在轮椅上的老者,还有四名西装革履,身材健壮的男人,一看就是保镖。

    看到坐在轮椅上散发着死气的老者,方羽就知道,这群人肯定是来求医的。

    “夏药神,您好,我叫唐枫,我们来自江南唐家,我们想请您给我……”那名俊朗的年轻男人走上前,大声说道。

    方羽推开门,打断了他的话。

    “你们来晚了,夏修之刚去世不久。”

    什么!?

    在场所有人脸色皆是一变。

    他们苦苦找寻的药神夏修之……居然去世了!?

    “怎,怎么会……”唐枫脸色苍白,呆呆地看着方羽。

    为了治好唐老爷子身上的重疾,他们动用整个家族的资源,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才打听到避世将近二十年的药神夏修之的所在位置。

    历经千辛万苦,他们终于找到夏修之居住的草房,可没想,得到的却是这个消息!

    “怎么会这么巧?我们才刚找到……不对,夏药神肯定没有去世,他只是避世,不想见我们而已!”长相精致的年轻女孩美眸泛红,激动地说道。

    “对!药神肯定还在草房里面!”唐枫眼中泛着希望的亮光,直接踏步走进了草房。

    然后,他就看到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的夏修之。

    唐枫认真地观察,发现床上的老者果然已经没有呼吸了。

    “怎,怎么会这样……”唐枫只感觉希望破灭,浑身都失去了力量。

    “我说了,夏修之已经去世了,你们可以回去了。”方羽微微皱眉,对于唐枫闯入草房的举动有点不满。

    唐枫突然想到什么,转头看向方羽,问道:“你是药神的徒弟吧?你肯定也传承了药神的医术,你给我们爷爷治病吧,只要能治好,无论多少钱我们都愿意付!”

    方羽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他徒弟……我只是他一个老朋友罢了。”

    其实严格来说,方羽算是夏修之的师父。

    当年只有十五岁的夏修之,就是在方羽的引导下才走上医道之路的。当然,这些话没必要说出来,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不过,即便是老朋友这个说法,也显得奇怪。

    方羽看起来二十岁不到,而夏修之都八十多岁了,两人完全不在一个年龄阶层,怎么能称作老朋友?

    不过,此时也没人细想,一行人都沉浸在希望破灭的绝望之中。

    坐在轮椅上的唐老爷子在听到夏修之去世的消息后,彻底失去了生气,眼神一片灰败。

    天意如此!他的命数已到!没必要再挣扎了!

    年轻女孩看到爷爷如此,伤心不已,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方羽眉头微皱,看着唐老爷子,突然开口道:“你已经活了七十三年了,应该活够了吧,为什么还想活下去?”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皆是一愣,好奇方羽怎么会知道唐老爷子的年龄。

    但听到方羽后面的话,他们脸色变了。

    活够了?

    这世界哪里有人会活够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挑衅?讥讽?

    “你个王八蛋,你什么意思!?”唐枫脸色铁青,一拳朝方羽的胸口砸去。

    方羽眼神微动,身体不动。

    “砰!”

    唐枫的拳头还未碰到方羽,自身反倒遭受到一股巨力的撞击,整个人往后飞去,摔倒在地。

    在场其他人脸色大变,震惊不已。

    明明是唐枫出拳,这少年连动都没动,怎么唐枫反而倒地了?

    “哥!”漂亮女孩尖叫。

    那四名保镖反应过来,立即往前几步,走到方羽的身前。

    “不准动手!”坐在轮椅上的唐老爷子用嘶哑的声音命令道。

    四名保镖立即停住脚步。

    唐枫捂着胸口,从地上爬起来,用惊骇的眼神看着方羽。

    “小兄弟,我们失礼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唐老爷子问道。

    “方羽。”方羽答道。

    唐老爷子微微颔首,开口道:“刚才小兄弟你问我为什么还想活下去,我可以回答一番。”

    “因为,我还想继续陪伴家人,我想看着孙子孙女们长大,看着他们成家立业,看着他们生下后代……人不都是这样吗?一代接一代的守望。”唐老爷子微笑着说道。

    “爷爷……”听到唐老爷子的话,一旁的女孩哭得更加伤心了。

    家人……

    方羽眼神微动。

    对于他来说,家人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但对于凡人来说,家人却是一直存在的,一代接一代。

    而绝大多数凡人,谁会不愿意活久一点呢?

    “你是肺癌晚期吧,还有三个月不到的寿命,好好享受人生最后一段时光吧。”方羽说着,转身回到草房,并且关上了门。

    而唐家一行人,则是愣住了。

    方羽怎么一眼就看出唐老爷子得了肺癌?而且还跟那些医生说的一样,唐老爷子只剩下三个月不到的寿命?

    他,果然是药神的徒弟!

    反应过来后,唐枫再次敲响草房的门,喊道:“方先生,你绝对是药神的徒弟吧?求求你给我爷爷治病吧,我们……”

    “生死有命。你们立即离开这里,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草房内传来方羽平静的声音。

    “医者仁心,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唐枫带着怒意说道。

    “枫儿,回来。”唐老爷子开口道。

    “爷爷!”唐枫双眼发红,转头看着唐老爷子。

    “小兄弟说的没错,生死有命,老天要我死,我怎能不死?我们走吧。”唐老爷子说道。

    “小兄弟,我无比尊敬夏老先生,没想到夏老先生已经仙逝……今天我们的到来打扰到了夏老先生,非常抱歉,希望夏老先生在天之灵不要怪责才好。”唐老爷子又真诚地说道。

    说完,他就招呼一行人转身离去。

    唐枫虽然不甘心,但既然唐老爷子命令,他也只好跟着离开。

    回去的路上,所有人都一言不发,气氛很阴郁。

    唐枫注意到一旁的妹妹若有所思,皱眉问道:“小柔,你在想什么事情?”

    唐小柔黛眉微蹙,喃喃道:“我总感觉……这个方羽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怎么可能?我们这是第一次来到西北地区,你怎么可能跟这个方羽见过?”唐枫说道。

    “也对……可是,我真的感觉有点眼熟。”唐小柔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唐枫心情不佳,不再理会唐小柔,只当她是认错人了。

    可是,又走了几步路后,唐小柔突然停住脚步。

    “我,我想起来了,我在学校见过他!”

    "},"preChapterId":"-1","hasHongBao":false,"de":1,"alreadyAttention":false,"nextChapterId":"8361716"}

      <code id='f264c'></code><style id='89e82'></style>
    • <acronym id='d9653'></acronym>
      <center id='abe9c'><center id='f0cad'><tfoot id='8e97a'></tfoot></center><abbr id='8a347'><dir id='32370'><tfoot id='f4b51'></tfoot><noframes id='4d5ab'>

    • <optgroup id='dac83'><strike id='04830'><sup id='77e51'></sup></strike><code id='2b5a1'></code></optgroup>
        1. <b id='723bb'><label id='73399'><select id='385e9'><dt id='29ed3'><span id='02f19'></span></dt></select></label></b><u id='35ab5'></u>
          <i id='00ddd'><strike id='50a9a'><tt id='ea181'><pre id='e10f3'></pre></tt></strike></i>

              <code id='bac60'></code><style id='d9e05'></style>
            • <acronym id='ac900'></acronym>
              <center id='a0df9'><center id='0677c'><tfoot id='cf06d'></tfoot></center><abbr id='aba51'><dir id='5ba44'><tfoot id='32393'></tfoot><noframes id='4503e'>

            • <optgroup id='243fc'><strike id='a9ea2'><sup id='4c5f9'></sup></strike><code id='cb750'></code></optgroup>
                1. <b id='da55d'><label id='23e11'><select id='e6d86'><dt id='2a66c'><span id='5631d'></span></dt></select></label></b><u id='524d7'></u>
                  <i id='1bfb5'><strike id='19cd3'><tt id='293d5'><pre id='2eccb'></pre></tt></strike></i>

                      <code id='743c9'></code><style id='9b9fd'></style>
                    • <acronym id='33f5b'></acronym>
                      <center id='9b397'><center id='998e3'><tfoot id='4d494'></tfoot></center><abbr id='bbbc1'><dir id='fb350'><tfoot id='319db'></tfoot><noframes id='313b2'>

                    • <optgroup id='9f289'><strike id='eebc2'><sup id='27b52'></sup></strike><code id='d227e'></code></optgroup>
                        1. <b id='3574b'><label id='7f312'><select id='7bd47'><dt id='50103'><span id='198f9'></span></dt></select></label></b><u id='813a9'></u>
                          <i id='dbf16'><strike id='b2840'><tt id='c7f88'><pre id='386cf'></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