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龙传说

欢迎来到寻龙传说 网站地图 sitemap
寻龙传说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fifaf.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狗不理回应北京最后门店停业
寻龙传说狗不理回应北京最后门店停业
2021/03/30 来源:寻龙传说
    偌大一个青鸟音乐,巅峰时估值超过1.2亿,但是现在估值竟然只剩下1600万左右,也是凄惨。

    另外,理所当然地,范玉弘一直都不是唯一的股东。

    公司的范玉弘手里握着42%的股份,他儿子范有乔掌握着18%。

    还有两家投资公司总共掌握着另外40%的股份。

    那两家投资公司早就想找个接盘侠了,只是一直没遇上,这次颜颖臻要注资,他们忙不迭地脱手止损,按照1500万的估值将股份全部卖给了颜颖臻。

    另外颜颖臻又稍微溢价一点,按照1800万的估值,从范家手里拿到了11%的股份。

    当然颜颖臻不是亲自出面,而是弄了个叫做“柔止投资”的马甲。

    杜采歌稍稍一想就明白了,采薇采薇,薇亦柔止。

    目前青鸟音乐的控股情况是:柔止投资占股51%,达到了绝对控股。

    范玉弘占股31%,他儿子范有乔占股18%。

    “其实我本来想让有乔拿点钱的,但是他不卖他的那部分股份,他坚信青鸟音乐能成功。”范玉弘那烟嗓笑起来的声音有点苦涩。

    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你等会要去参加作者培训班?我说你真是闲着无聊,这些时间拿来做什么不好?”

    杜采歌收起刚刚签完字的一堆文件,甩甩手,品了一口自己点的香草拿铁。

    慢悠悠地说:“写作也是我大文娱生态闭环中重要的环节。而且我也有必要去结交一些优秀的作者,毕竟我也是创始中文网的股东。”

    他没说出口的是,他其实是有一些优秀的创意,想要交给一些靠得住的作者去写。

    所谓靠得住,倒不是他要分成,而是对方要有实力能掌控得住,还要铁了心留在创始中文网发展,他可不想把洪荒流、无限流、系统流这些东西教给养不熟的白眼狼,以后来和自己打擂台。

    “我可去你的吧,你还大文娱,你以为你是远光的CEO颜颖臻……卧槽,对了,她天天在那喊大文娱生态闭环,该不会是你教的吧?”

    杜采歌迟疑了片刻,点点头。

    范玉弘差点一口咖啡喷出来:“我去,我开玩笑而已的,真的是你教的?”

    “应该是,不过我记不大清了。”

    “我去……你牛啤。你有本事教出一个女首富,怎么自己不去开公司赚钱啊?”

    杜采歌耸耸肩:“没办法,我天赋树点歪了。”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喝着咖啡。

    范玉弘顺便把接下来的一些安排跟他交换了意见。

    和那几个歌手合作,总不能面也不露吧?

    给人家写歌是送人情,但是你连面都不露,那么傲慢,送人情就变成了败人品了。

    所以这些都要安排好时间一一去操办。

    最后准备各自动身去忙的时候,杜采歌说:“你的股份里卖我15%,我按2000万的估值收购。”

    “1500万的估值我就卖给你。”

    “我可去你的吧。你不想早点赎回房子了?房子赎回来了,说不定薇薇安就不跟你吵着离婚了呢。2000万估值说定了。15%就是300万,这个月我先给你100万,下个月再给你200万。”

    主要是还了钱后,这个月只剩下一百多万了。

    但是下个月的话,《鬼吹灯》这么火爆肯定能大赚一笔。

    而且《诛仙》和《鬼吹灯》有声书的版权谈得差不多了,两个月内应该会到账。

    再加上会有《诛仙》实体书的版税收入入账,6、7月份他的财务状况会宽松很多。

    见范玉弘还想开口,杜采歌指着他:“别开口,开口我继续涨价。”

    范玉弘只好摇摇头,嘴角有一点苦笑,眼里有一点感动。

    这点钱其实不算什么,几十万而已,在他和杜采歌全盛时期,这只是一顿饭钱。

    重要的是杜采歌表现出的心意。

    他果然没变化。

    还是那个胸中有任侠之气的人。

    “别这副表情,2000万的估值还是我赚了。等以后青鸟音乐估值达到20亿,甚至80亿,你别怪我坑了你就是了。”

    这个20亿、80亿估值是杜采歌参照网易云音乐的价值推算的。

    范玉弘笑了笑:“如果能把青鸟音乐做到估值20亿,那也是你和小颜运作得好,我和我儿子算是躺着收钱了,感谢你都来不及。”

    “对了,还有个事要跟你说一下。”杜采歌想起,昨天和范玉弘聊完电话后,又接到干爹霍彦英的电话,跟他交代了几件事。

    “你讲。”范玉弘专注地倾听。

    “没什么大事。就是我给我干爹霍彦英和他的一些老伙伴写了几首民乐,他们准备做出来放到网上,传播传统文化,想要我的授权。”

    “你打算要多少分成?”

    “免费,一分钱都不要。他们也不是为了赚钱,会选择免费发布的。但是我要提一点要求,就是最少在1年内,这些歌曲必须由青鸟音乐独占。”

    杜采歌笑道,“不止是这一次,以后我写的歌,只要能谈到青鸟音乐平台独占的,都尽量去谈独占。哪怕放弃一点眼前的收益也无所谓。毕竟,我也成了青鸟音乐的股东,如果把青鸟音乐做大做强,我也跟着受益,是不是。”

    范玉弘眼中的感动一闪而逝。

    “行,我代你去把条件谈好,然后找时间给你签字。”

    ……

    从咖啡厅出来,和范玉弘道别。杜采歌看看时间,已经是9点了。

    作家培训班的开班仪式定在9点半,他要作为资方代表去讲个话。

    因为只要求他随便讲几句,5分钟时间,所以他就没做什么准备,即兴发挥吧。

    开班仪式预计2个小时,开完就是丰盛的午餐,餐后休息一会,下午正式开课。

    杜采歌是预订在明天上午作为优秀作者代表讲一节课,其余时间听课就行。

    他当然没这个耐烦心真的去坐在台下老老实实听课,估计也没人敢这么要求他。

    他准备约上“烟花黯然凋零”那几个去联络一下感情,顺便发展下线,寻找几个可靠的枪手。

    当然不可能找这几位大神做枪手,不过可以和这些大神做一些利益交换,他给对方创意,对方给予网站一些回报。

    杜采歌开车赶到创始中文网订的酒店时,才是9点20。

    酒店门口挂着横幅,不少工作人员和作者拥堵在酒店门口交谈着。

    他扫了一眼,将车驶入地下车库,然后乘电梯直接来到开班仪式以及接下来几天将用做课堂的小礼堂。

    这里已经细心收拾了一番,主席台上挂着横幅:“热烈庆祝创始中文网第17期网络文学研修班正式开班”。

    小小的木制讲台收拾得干干净净,话筒就绪,还放着一束鲜花。

    主席台上没有摆放桌椅,显然举办方不打算把这搞成单位开大会的形式。

    桌椅都已摆放整齐,第一排是给大佬们坐的,他们姓名牌也摆在醒目的位置。

    杜采歌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用的不是真名,而是笔名“海明威”。

    有一些人已经入场,高矮胖瘦、男女美丑都有。

    杜采歌也分不清谁是编辑、谁是网络作家,他平时没时间水群,没关注过大家的爆照。

    但是当他出现在门口,很快就有几个人迎上来。

    “哇,看到一枚活着的大神啊,海大你好,我是你的粉丝!”

    “我去,海大真人原来这么帅啊,比你在段天后演唱会上的视频帅多了。”

    “我的天,终于见到真人了!海大,你的《鬼吹灯》太牛了!破了那么多记录!我很期待听你讲课!”

    “海大,我全订了你的,写得太好了。我马上开新书,到时候你能不能给个章推?”

    “PY交易什么的都没问题,章推也没问题,”杜采歌苦笑着说,“不过各位,你们都不自我介绍的么?抱歉我还没来得及认识你们。”

    来者便都笑着做了自我介绍,有创始的编辑,也有几位是耳熟能详的作者。

    然后,出乎他意料的……一个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的清秀女孩,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海大,我,我是……钟,钟意!”

    杜采歌大跌眼镜,因为他印象中,这一位应该是个成熟的美女,稍稍有点矫揉造作,性感诱人。

    没想到此时一看,却是清秀温婉,水乡风韵,很有含蓄之美的一个女孩子,戴着秀气的眼镜。

    年龄应该和段晓晨、颜颖臻差不多,不到30岁的样子。

    错愕了片刻后,杜采歌笑着招呼:“编辑大人你好。”

    钟意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看着杜采歌那近在咫尺的脸,她觉得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也听不清别人在说什么了。

    所以说社交恐惧症什么的最讨厌了!

    看到自己喜欢的男神都不能好好欣赏!

    她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

    没等她想好接下来要对杜采歌说什么,杜采歌已经转过身和别的作者交谈去了。

    钟意失望地低下头。

    “果然,传闻应该是真的吧,他的女朋友就应该是段晓晨那样的天后才对。我果然是配不上他的吧?”

    杜采歌没空去关心自己编辑的那一点小情绪。

    肥宅卢旭东在这个时候已经入场了,抓着他唠叨个不停。

    一直到开班仪式正式开始,杜采歌才被拉着坐到第一排,耳边清静了下来。

      <code id='62c9d'></code><style id='68328'></style>
    • <acronym id='05589'></acronym>
      <center id='553c2'><center id='9e766'><tfoot id='d8e27'></tfoot></center><abbr id='d5286'><dir id='6106f'><tfoot id='1e649'></tfoot><noframes id='2775a'>

    • <optgroup id='778dc'><strike id='2eb00'><sup id='838d5'></sup></strike><code id='365a0'></code></optgroup>
        1. <b id='cbaf9'><label id='0c596'><select id='7109e'><dt id='19abe'><span id='01f1b'></span></dt></select></label></b><u id='e9252'></u>
          <i id='7c340'><strike id='97545'><tt id='5417f'><pre id='bb7b9'></pre></tt></strike></i>

              <code id='1e849'></code><style id='54784'></style>
            • <acronym id='c51ef'></acronym>
              <center id='41124'><center id='cf38c'><tfoot id='610ed'></tfoot></center><abbr id='4692d'><dir id='7f606'><tfoot id='59dfd'></tfoot><noframes id='ea9fe'>

            • <optgroup id='bb889'><strike id='7f92c'><sup id='ffe38'></sup></strike><code id='82bef'></code></optgroup>
                1. <b id='8f7e0'><label id='099ad'><select id='b2d31'><dt id='4df46'><span id='3abc5'></span></dt></select></label></b><u id='eb34c'></u>
                  <i id='1cd71'><strike id='09e7c'><tt id='01983'><pre id='15d11'></pre></tt></strike></i>

                      <code id='72de6'></code><style id='b5485'></style>
                    • <acronym id='1f986'></acronym>
                      <center id='19712'><center id='4688c'><tfoot id='f14aa'></tfoot></center><abbr id='061c0'><dir id='a18dd'><tfoot id='3c620'></tfoot><noframes id='9d9b4'>

                    • <optgroup id='7fced'><strike id='ab2e7'><sup id='add17'></sup></strike><code id='21434'></code></optgroup>
                        1. <b id='272b3'><label id='8d6af'><select id='1600e'><dt id='393d5'><span id='d84c4'></span></dt></select></label></b><u id='7606d'></u>
                          <i id='77e55'><strike id='8042b'><tt id='0bf91'><pre id='e3f08'></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