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龙传说

欢迎来到寻龙传说 网站地图 sitemap
寻龙传说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fifaf.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狗不理回应北京最后门店停业
寻龙传说狗不理回应北京最后门店停业
2021/03/30 来源:寻龙传说
    夜,

    此时晚上十点半。

    林帆和柳云儿正躺在床上,此刻的大妖精正背对着林帆,同时把空调被子全部扯走了,没办法柳云儿很生气,基础力学的相关实验,足足持续了一个半小时,她的手臂都快没知觉了。

    “宝贝”

    “给我一点被子吧?”林帆苦苦哀求道:“我我有点冷啊。”

    “别碰我!”

    “给我死一边去!”柳云儿还处在生气的情绪中,对林帆没好气对林大猪蹄子骂道。

    林帆有点尴尬,不过毕竟自己有错在先,只能被大妖精给骂当然了就算没有错,也只能挨骂,毕竟还嘴的代价太大了,可能一个星期都上不了床,之前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但现在刚刚开始做实验,可不能得罪这个女人。

    “哎呦我错了”林帆撑起身子,伸出手准备把大妖精给扒拉过来,刚刚碰到她的肩膀,就被她给直接拍掉了。

    “再碰我一下我就弄死你!”柳云儿愤怒地说道。

    “”

    “死就死吧。”林帆二话不说,直接从她的身后,一把抱住了处在气头上的妖精,看着此刻满脸恼怒的妖精,笑嘻嘻地说道:“其实这也不能怪我对不对?这说明我身体好啊!”

    看着林帆笑呵呵的模样,柳云儿觉得他似乎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自己是在为这件事情生气吗?自己生气的是因为他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完全只顾自己的感受,一点不管别人的想法。

    “滚!”

    “你好不好跟我有什么事情,再说了我是为这件事情生气的吗?”柳云儿恼怒地说道:“自顾自己的感受,一点都不关心我也不问问我有多少累。”

    听到柳云儿的话,林帆觉得更加尴尬了,略带一丝歉意地说道:“是是是是我的不对,以后我会多注意的,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发誓!”柳云儿撅着小嘴,气呼呼地说道:“否则我不相信你。”

    “哦”林帆看着大妖精,认真地说道:“我发誓以后和宝贝进行相关科学实验,以及未来进行化学实验,我会时刻关注宝贝的情绪和极限承受能力,如果我违反了相关约定,就让雷劈死”

    刹那间,

    柳云儿伸出手,急忙捂住了林帆的嘴巴,没好气地说道:“好了我知道了。”

    这时,

    林帆知道大妖精的气已经消了,当大妖精松开自己的手后,急忙问道:“宝贝?不生气了吗?”

    “”

    “当然还是生气了!”柳云儿黑着脸说道:“你以为发发誓就完了?我就因此放过你了?哼想得倒是挺美的,我不会好好就这样算了我一定要折磨死你!”

    话音刚落,

    林帆松开了大妖精,然后直接躺在床上,呈现了一个太的姿势。

    “我准备好了!”林帆认真地说道:“宝贝快一点来折磨我蹂躏我,我不会反抗的毕竟我错了,当然宝贝你也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从而对我产生怜惜!”

    看着林帆此刻的样子,柳云儿又好气又好笑,不过被他这么一闹,之前心里的那些不愉快,通通都被扫空,剩下的只有对大猪蹄子那充满无尽的爱意和欢喜。

    当然了,

    大妖精不会因此错过这么好的一次机会。

    下一秒柳云儿直接扑到了林帆身上,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中透露出对林帆的怨念,说道:“刚才你折磨了我一个半小时,现在轮到我折磨你一个半小时了!”

    说完,

    大妖精张开自己的小口,狠狠地就咬了上去。

    许久之后,

    林帆的脖子、肩膀和胸膛,全是大妖精留下的伤痕,几乎没有一处是完整的,看着遍体鳞伤的大笨蛋,柳云儿心里得到了一丝平衡,虽然时间上并没有得到平等,可给予的伤痕却强烈了很多。

    “宝贝?”

    “你你是不是哮天犬转世?”林帆摸着自己的伤痕,一脸无奈地说道:“这这”

    “”

    “才是哮天犬转世呢。”柳云儿白了一眼,默默在他身上翻转了一下身子,然后躺在边上,说道:“明天跟我去参加一个座谈会,到时候你给我精神一点。”

    “座谈会?”林帆一脸迷茫地看着大妖精,好奇地问道:“什么座谈会?”

    “明天去了你就知道了。”柳云儿淡然地说道:“现在别问。”

    话音一落,

    柳云儿拍了林帆的胸膛,淡然地说道:“我要睡觉了,抱着我。”

    “哦”

    翌日,

    柳云儿正载着林帆前往申大,而林帆并不知道自己去哪里,直到发现这条路有点熟悉后,这才反应过来,诧异地说道:“这不是去学校的路上吗?”

    “嗯”

    “就是去学校的。”柳云儿点点头,认真地说道:“昨天我已经把你给解决的流形方程组给了胡老师,但是没想到胡老师竟然看不懂,然后他今天召集了数学系里的吴教授和周教授,三个人一起研究一下。”

    “哦”

    “这就是座谈会啊?”林帆无奈地说道:“再说了他们都已经自己在研究了,我去干什么?”

    柳云儿瞥了一眼林帆,随口说道:“你以为他们三人就能看懂吗?胡老师说了希望你能够在现场指导一下,把其中一些关键的内容给讲解一下。”

    “噢!”

    “原来是这样。”林帆恍然大悟,笑着说道:“有没有出场费?没有出差费我可不去。”

    “出差费就是那只碗。”柳云儿随口说道:“你忘记了?我昨天跟你讲过了。”

    “是吗?”

    “忘记了”林帆点点头,好奇地问道:“然后你把碗送给了你爸,你爸拿着碗顿时觉得心里不安,强行塞给你两块手表?”

    柳云儿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无奈地说道:“我昨天明明去当小棉袄的,结果最后又是小寿衣,笨蛋我是不是已经在老爸的心里被贴上寿衣这个标签?”

    “嗯”

    “大概被贴上了寿衣的标签。”林帆点点头,严肃地说道:“毕竟你之前要的太狠了,都把爸给整出被害妄想症了,只要有点风吹草动的,就会让他感觉到紧张。”

    “”

    “可是我已经真的改邪归正了,难道就不应该给一个机会让我证明一下吗?”柳云儿撅着小嘴,满脸恼怒地说道:“连机会都不给”

    “算了呀。”

    “好好做好小寿衣,别想着做什么小棉袄了,小棉袄不适合你。”林帆认真地说道。

    “滚!”

    “我就不信了”柳云儿气呼呼地说道:“我一定要把好感度,从小寿衣刷到小棉袄!”

    与此同时,

    申大数学系大楼。

    老胡和周教授与吴教授一起,盯着眼前的这份文件,老胡昨天已经体验过了林帆的强大,现在轮到了老周和老吴。

    短短几分钟前,

    两人听到老胡说什么流形方程组被解决掉了,多多少少觉得很搞笑。

    但是,

    当看到这份文件上面的过程后,两人的表情开始变得有点举手无措。

    坐在老周身边的吴教授,率先从震惊中回过神,瞥了一眼身边的同事,发现他比自己还不甚。

    “那个”

    “有点晦涩难懂。”周教授抬起头,一脸无奈地说道。

    对于周教授和吴教授来言,其实第一页的内容就已经令两人有了后退的想法,这完全就是颠覆了自己对数学的理解。

    “没错”

    “的确有点难懂。”吴教授苦笑道:“想不到牵扯到这么多内容,而且我感觉”

    说到这里,

    吴教授沉默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继续说道:“这位作者对于数学的理解已经完成超过了我们任何人,申大数学系所有教授不,整个华国乃至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个拥有这样天赋的人了。”

    话落,

    周教授和吴教授齐刷刷看向了一脸淡定的老胡,老吴焦急地问道:“老胡这神仙究竟是谁啊?”

    “他”

    “他正在来的路上。”老胡认真地说道:“今天你们可以看到他了。”

    “是吗?!”

    “那太好了了!”老周兴奋地说道:“到时候我一定要把他拉拢到数学系来!不管任何人都无法阻挡我的决心。”

    “没错!”

    “这么厉害的数学天才,不到数学系来简直太可惜了。”老吴点头道。

    拉拢?

    不是一般的难啊!

    听到老周和老吴天真想要把林帆拉拢到数学系,老胡不由叹了口气其实林帆还行,问题就在于他的女人,这小妮子护短都护成啥了,恨不得把林帆给藏起来,自己专门独享。

    而且

    今天可是柳云儿陪着林帆过来的。

    突然,

    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老胡、老周和老吴,齐刷刷看了过去。

    下一秒,

    一位相当帅气的年轻人,出现在三人的视野中。

    刹那间,

    老周和老吴震惊了,这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搞定的?

    这

    这未免也太年轻了吧?

    就在这时,

    又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女人。

    老周和老吴对视了一眼,彼此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迷茫。

    咦?

    这是什么情况?

    数学系的事情,物理系的柳云儿教授来凑什么热闹?

      <code id='b3f0b'></code><style id='2f19a'></style>
    • <acronym id='7b54c'></acronym>
      <center id='618fc'><center id='a0852'><tfoot id='f5b36'></tfoot></center><abbr id='c955d'><dir id='2b16a'><tfoot id='d57a6'></tfoot><noframes id='cbffd'>

    • <optgroup id='0952c'><strike id='20963'><sup id='0110f'></sup></strike><code id='fa8cc'></code></optgroup>
        1. <b id='11cfd'><label id='d101f'><select id='fe5b5'><dt id='0449c'><span id='f2bc2'></span></dt></select></label></b><u id='ed644'></u>
          <i id='231ed'><strike id='aa62a'><tt id='80c39'><pre id='d5782'></pre></tt></strike></i>

              <code id='1e93f'></code><style id='a6b11'></style>
            • <acronym id='dd992'></acronym>
              <center id='968b8'><center id='430a8'><tfoot id='57774'></tfoot></center><abbr id='5d4a2'><dir id='8964b'><tfoot id='c601a'></tfoot><noframes id='02c93'>

            • <optgroup id='0f6c7'><strike id='2bf9c'><sup id='9b498'></sup></strike><code id='5a3db'></code></optgroup>
                1. <b id='7d4e9'><label id='f1efa'><select id='3fa4d'><dt id='5ed5d'><span id='20f39'></span></dt></select></label></b><u id='cea15'></u>
                  <i id='11dcd'><strike id='0cd38'><tt id='aeacb'><pre id='c8a21'></pre></tt></strike></i>

                      <code id='92702'></code><style id='46b18'></style>
                    • <acronym id='1d6de'></acronym>
                      <center id='492c2'><center id='0eb90'><tfoot id='57817'></tfoot></center><abbr id='14d94'><dir id='b51ed'><tfoot id='e6bac'></tfoot><noframes id='f970b'>

                    • <optgroup id='f9bca'><strike id='85601'><sup id='5739f'></sup></strike><code id='4db92'></code></optgroup>
                        1. <b id='110f9'><label id='05360'><select id='bf581'><dt id='0f122'><span id='ed252'></span></dt></select></label></b><u id='b6221'></u>
                          <i id='f725f'><strike id='c2bb7'><tt id='d0415'><pre id='1e9b0'></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