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龙传说

欢迎来到寻龙传说 网站地图 sitemap
寻龙传说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fifaf.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狗不理回应北京最后门店停业
寻龙传说狗不理回应北京最后门店停业
2021/03/30 来源:寻龙传说
    “市医院把XX局老王的“淡淡”给弄的如同一个紫色排球一样大,嘿嘿,据说留不住了,还要切掉呢!”

    “不会吧,真的假的,哎哟,老王那口子可倒霉了,估计平日了也是有一下没一下的,这次彻底没希望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嘿,还能怎么一回事,老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没看他哪一副酒色熏天的样子吗,没少霍霍想从农村掉到城市年轻人。”

    “估计老王那口子要疯了!”

    “疯什么啊,老王马上要到站了,他家的那口子本来就比较泼辣,这次铁定了心的要闹点事。”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再加上老王媳妇闹的厉害,几乎成了满城皆知的笑话。

    特别是在一些养老边缘科室,一群老娘们原本就无聊爱八卦,这个时候激动如同亲眼所见一样,描述的就好像她们亲自扒开了看过一样,比张凡都了解的清楚。

    嘴上一个一个的鄙视着老王,心里想的却是:回家一定要给他警告警告了,别胡来了,再胡来就成排球了。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如此的奇特,好人好事没有家长里短有市场,见义勇为绝对没有桃色花边新闻让人爱关注。

    特别是身边熟悉之人的桃色新闻,哪直接就如同火星撞了地球一样,串门子扯闲篇的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老王的事你知道吗?

    “什么?不知道?哪我就给你讲一讲!”

    老王现在真的,给点勇气给点力气,他都能寻思着去抹脖子寻短见了。

    躺在病床上,疼痛如同波浪一样,一波又一波的从下往上的翻,疼,抽筋钻心一样的疼,烧,就感觉双腿夹了一个烧红的铁疙瘩一样,碰都不能碰,一碰就是火烧火燎钻心的疼。

    身体上的摧残,还能咬着牙闭着眼熬一熬,可心灵上的摧残,真的,让老王哭都没有泪。

    进进出出的小护士,看着他,虽然努力的装出一副自然的面孔,可躲闪的目光,藏在脸上想笑不敢笑的表情,让多少算是个领导的老王心里那叫一个酸涩。

    最重要的,自家的老婆,如同扯断了铁链子的藏獒一样,在病房门外,疯了一样的,哭天扯地的破口大骂。

    时不时就喊:怎么不切你的,怎么不切你的!

    “报应啊,报应啊!”老王躺在病床上,拿着白色的枕巾盖着脸,泪水刷拉拉的留着。

    自己喊了多少声了,让自家的老婆不要闹,悄悄回来,结果对方就像是听不到一样,理都不理他。

    他这时候的心态,真的,就如同三九天脱光了躺在冰面上一样,拔凉拔凉的。

    欧阳打头带着张凡来查房,原本张凡不想让欧阳过来,因为站在一楼楼底的时候,就能听到五楼的叫骂声,可想而知这位女性的声音得有多大,多洪亮。

    来来往往的人群看病的,陪着来看病的家属,看到一群身穿白大褂,一看就是领导人群后,纷纷交头接耳。

    也有故意添堵的,“什么医院吗,连人家祖宗根都能弄坏,也没人出来管管。”

    要是往日里,医务处主任绝对会出面去理论理论,可今天,看看欧阳的脸色,大家都装着没听到一样。

    人其实就是这样,特别容易偏听偏信。

    上了楼,老王的老婆看到医院领导来了以后,越发不可收拾,直接躺在护士站台上,“活不成了,活不成了!市医院草菅人命了!”

    胖乎乎的身体躺在白色台面上,四仰八叉,想过去扶的人,都靠近不了她,双手双脚舞动的眼花缭乱,直接就像是翻了身的母海龟起不来了一样。

    张凡看着躺在护士站台上闹事的妇女,眉头皱了皱,心里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的医疗环境,是最艰难的时候,很多的法规,制度,其实都在摸石头过河。

    有在这个时候吃了亏的,比如没交医保的,结果生病想去交,可人不要,砸锅卖铁治病,然后家徒四壁。

    也有在这个时候赚钱的,比如某天医院,夸张的地方,几个医院联合起来,尽然能把一个县的医保给透支见底,也是真厉害。

    而很多医院,特别是县级以下的医院,好像一夜之间彻底没了病号,是时候可以用门可罗雀来描述了。

    医院变化,医保变化,矛盾就越来越尖锐化。单纯指望医院,单纯指望医生来解决是不现实的。

    “先看看病号吧!”张凡轻轻对欧阳说了一句,欧阳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护士长,特需科的护士都毛了。

    “快回病房,没什么可看的,快点,大家都回病房休息,多休息才能好的快。”

    特需科不同于普通病房,护士长还真不敢批评,估计也是全医院最没牌面的护士长了。

    进了病房,张凡他们看到老王的样子,真的,不谈其他,现在对老王真的有点同情了。

    老王就像是死了没埋的样子一样,脸上盖着白色枕巾,全身慢慢的抽动,嘴里发出一阵阵的呻吟,不知道是哭呢,还是疼的呻吟。

    “来,我给你检查一下。”张凡上前说了一句,然后轻轻的摘掉老王脸上的枕巾。

    老王看着欧阳,看着张凡,看着医院其他的领导,羞愧的哟,特别是欧阳,以前开会的时候经常碰到,偶尔还能说两句话。

    欧阳看张凡要检查就站在窗台边上看着外面。

    掀开腿上薄被子的时候,老王情不自禁的抽抽了一下,双手像是母鸡护蛋一样想阻挡又不敢阻挡的挂在半空里。

    被子一掀开,张凡都差点笑了,真的,这个时候虽然说笑,有点过分,但,眼前的情景太让人觉得可笑。

    老王的腿半盘在病床上,就如一个O型一样半悬着,既不让屁股着床,又不让双腿合拢,真的,就练瑜伽一样。

    而双腿中间,既像一串大葡萄又不像大葡萄,应该像是弯月的紫色大木瓜。

    “淡淡”,是一个袋子里面装住着两个黄,双胞胎二人。

    早期的时候,其实是兄弟四人,因为还有挂在后腰的双肾,他们可以说是同宗同源的亲兄弟。

    兄弟多了就要分家,两肾一边一个,而另外的两兄弟远走他乡,来到了腹腔外部。

    虽然是亲兄弟,但还是有分别的,比如胖一点,高一点,白一点。

    所以,两个黄,其实也有差异的,比如一个胃口稍微好一点,吃的多一点,他就胖一点。

    其实器官也是一个道理。老王的右侧的黄,正常的时候就比左侧的大一点。

    这个是日积月累的,比如眼睛,有的人一个眼睛弱视,但近视度数不高,另外一个眼睛没弱视,可近视度数高。

    配了眼镜,为了照顾度数高的,然后度数高的这边看的就清晰一点。

    时间长了,度数高的眼睛使用率高,而弱视这边使用率变低,长久的就会出现一边大一边小。

    所以,有这种情况的人,没事的可以摘掉眼睛往往远处,让弱视的眼睛也发挥发挥功能。

    不然等岁数大了,一个眼睛什么时候罢工瞎了都不知道。

    还有,比如有些人站的时间稍微久一点,就自不而然的一个腿直立,另外一个腿休息。

    其实,这就是一个腿长,一个腿短的缘故,当然了差距肯定在两厘米以内,如果超过两厘米,肯定会跛行。

    所以,有这种情况的人,应该在鞋子里面放个稍微厚一点的鞋垫,不然长久下去,髋关节会出现磨损。

    而黄其实也是一个道理的,一个胖一点,所以他的血管,他的通道都会宽大一点。

    虽然大的不多,但是就那么一点,就会让器官产生差别出来。

    老王右侧的黄,稍微大一点,排精的时候,右侧这边分泌的也多一点,需要血的时候,右侧的这边也多一点。

    看起来都是好事,其实,也不是,当老王弟弟惹了不干不净的祸以后,细菌进入,进入右侧的也就更多一点。

    然后体现出来的结果就是,右侧黄附近肿胀的格外明显。

    原本应该像小老头一样皱皱巴巴的袋袋,这个时候就如被美容拉皮一样,光、平,像是充了气的气球一样,就连袋袋上的毛囊都好像凸了出来,张牙舞爪,好像是倒刺,妥妥的红毛丹。

    还有微微渗出的液体,像汗不是汗的那种,淡淡一层油腻的液体薄膜挂在袋袋上面。

    直接就是秋天早上的花包一样,蠢蠢欲动。

    “手套,手电!”张凡轻轻的用手背碰触了一下老王的袋袋。

    一是感觉一下温度,二呢体会一下它的坚硬程度。人体的器官可以这样描述,软,略软,韧,略韧,硬。

    而老王的袋袋,这个时候就是烫而硬,水肿的太厉害了。

    接过手套,张凡带上手套,接过手电,然后就要检查。

    “嘶!”还没上手,老王就开始害怕。

    “放心,没事,没事的。”张凡咬着嘴唇说话,不然他怕自己笑出来。

    泌尿的老李,普外的老陈,全部在身边。

    张凡要检查,他们一人一边抓住了老王的双手和双腿。

    老王惊恐了,真的,眼神里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瞳孔都快放大了。

    “放松,放松!”张凡慢慢抓着他的袋袋,“嗯!”长长一声呻吟,这就像是死刑犯终于挨了一刀一样,老王牙都咬碎了。

    袋袋的检查,一般都是彩超,现在的医生嫌麻烦,一般都给病号开检查单,而不亲自上手。

    其实袋袋的检查,首先要做透光检查,怎么个检查方法呢。

    爱玩石头,喜欢玉器的估计懂,拿个手电,贴敷在石头或者玉器上,看它的通透度,和光线分散情况。

    其实,检查袋袋也是一样的。张凡就如检查一个紫罗兰的翡翠一样,拿着手电贴敷在袋袋上。

    “右侧的已经开始溶解了!只能切除了。”张凡轻声的说道。

    老王一听,狼一样的吼了出来。

    配合着他老婆门外的嚎叫,真的如同二合唱一样。

    “左侧还有救!不过必须马上做松解手术,必须马上,快,不然来不及了。”

    “张院……”泌尿科的主任老李喊了一声。

    张凡抬头看了看老李,“虽然有融化的迹象,但还是有希望的,可以试一试。”

    说完,又对躺在病床上的老王说道:“一个已经溶解了,没希望了,但另外一个,还有希望,现在必须手术。赶紧让你家属来签字。

    能不能保存下来,现在就看手术进行的快不快了。拖延不得了。你老婆要是再闹,你就准备全切吧!”

    张凡这么一说,老王直接如同见到了救星一样,顾不得疼了,拍着床面,大声的喊:“日你仙人了哟,赶紧进来签字,你再闹,老子和你离婚。”

    闹闹纷纷的终于签了字。

    手术,“淡淡”的切除手术其实简单的很。

    不知道有人见过没见过,煽羊骈猪的,拿个刀片,割开,然后用手一挤,白色的“淡淡”就出来了,然后倒进去点花椒水什么的,也就结束了。

    羊猪这个时候疼的直叫唤,还不敢大声叫,直接是转着圈的叫。

    其实人的也差不多,手术台上,刀锋划过,肿胀到已经如同一层卵翼一样的袋袋,直接自己就把切口给撑大了许多。

    黄水,褐色的脓液,伴随着雄心激素的气味充斥在手术间内,直接就像是进了专门烤腰子的烧烤店。

    吸引器不停的洗着,就像是卡布奇诺咖啡一样,黄褐色中带着白色奶油一样的液体不停的吸进了引流瓶。

    而右侧的“淡淡”已经被大肠杆菌给吃的剩下一点点,这玩意大小其实就略比平常玩的跳棋大一点,而现在,直接就成了珍珠奶茶中的珍珠颗粒一样。

    没办法保留,张凡轻轻的一挤,这玩意就被挤了出去,“组织袋!

    记住,拿去病检的时候一定先让她老婆过目签字!”

    张凡对巡回护士交代了一句。

    “嗯!”

    真的是有功者先行啊!另外一面的“淡淡”好似害怕一样,拼了命的想回到腹腔里面去,紧紧的贴在袋袋的上端。

    “来,黄盐水清洗!”处理完坏死的右侧后,张凡就开始处理左侧。

    人体的组织,特别是末端器官,都一个弊端,那就是回流不畅,血液也罢,淋巴也好,其实到末端的时候,都不怎么流畅。

    所以,全身性的用药对末端组织效率都不怎么好。

    而现在这种情况,能不能保住他的这个独苗,现在就看清洗的彻不彻底了。

    黄盐水,其实就是碘伏加了生理盐水的,全部用碘伏,这玩意对独苗有刺激性,原本就奄奄一息了,再刺激刺激,说不定当场就死给张凡看。

    光用盐水,对大肠杆菌没啥用。

    黄盐水,哗啦啦的倒入了老王的袋袋中,器械小护士扒拉着眼睛,好奇的瞧着。

    估计也没见过,所以,趴在张凡身边,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

    “赶紧擦你的器械,就是个肉疙瘩,有什么好看的。”老陈心里有气,就把小护士说了一句。

    小护士撇了撇嘴,好像是再说:人家没有,看看怎么了!

      <code id='47c8e'></code><style id='5d576'></style>
    • <acronym id='14e76'></acronym>
      <center id='c6e09'><center id='21be0'><tfoot id='489ed'></tfoot></center><abbr id='4e2f4'><dir id='b50fa'><tfoot id='89e4f'></tfoot><noframes id='6122d'>

    • <optgroup id='756be'><strike id='8998e'><sup id='1ddb5'></sup></strike><code id='c3fda'></code></optgroup>
        1. <b id='da32d'><label id='59318'><select id='444f6'><dt id='a4629'><span id='3b933'></span></dt></select></label></b><u id='64e7e'></u>
          <i id='0e201'><strike id='395bd'><tt id='6cb0e'><pre id='fbbba'></pre></tt></strike></i>

              <code id='f9015'></code><style id='47991'></style>
            • <acronym id='b3dd7'></acronym>
              <center id='f2a73'><center id='00a26'><tfoot id='a3132'></tfoot></center><abbr id='262c0'><dir id='d94f7'><tfoot id='4d1f1'></tfoot><noframes id='d38f8'>

            • <optgroup id='c5738'><strike id='35d3e'><sup id='6111b'></sup></strike><code id='36c17'></code></optgroup>
                1. <b id='8553d'><label id='292f9'><select id='1d99f'><dt id='d28e9'><span id='6af1a'></span></dt></select></label></b><u id='20819'></u>
                  <i id='0617e'><strike id='c0506'><tt id='d5550'><pre id='b3fbd'></pre></tt></strike></i>

                      <code id='15663'></code><style id='94540'></style>
                    • <acronym id='f363c'></acronym>
                      <center id='71dd2'><center id='d467c'><tfoot id='e6d1d'></tfoot></center><abbr id='b2068'><dir id='c4481'><tfoot id='2cd60'></tfoot><noframes id='8e946'>

                    • <optgroup id='56295'><strike id='78b3a'><sup id='ddddc'></sup></strike><code id='57d3c'></code></optgroup>
                        1. <b id='eadc3'><label id='92be2'><select id='45369'><dt id='d718c'><span id='03b50'></span></dt></select></label></b><u id='baeb7'></u>
                          <i id='76f28'><strike id='d7dbd'><tt id='90e12'><pre id='c5c45'></pre></tt></strike></i>